從住得起,到有溫度的住在一起

柯文哲的青年住宅與托育政策

從住得起,到有溫度的住在一起

柯文哲的青年住宅與托育政策

我這一代,有三個孩子的家庭還算常見,但這幾年來,「少子化」現象愈來愈嚴重,每個家庭只要生一胎就已經很了不起了。臺灣的總生育率在全球常常敬陪末座,國內每年新生兒人數在 20 萬上下徘徊;正因為孩子是國家的未來,所以我常在說,這麼嚴重的少子化的現象其實是重大的國安危機。

面對這樣的危機,我從結構面進行有效的資源配置,期望能將臺北市打造成友善的育兒城市。要扶養小孩長大,不僅要花心思,開銷也超乎想像的龐大,這我有切身感受,過去我們家也找過保母,費用真的不便宜。為了減輕父母的育兒負擔,我們推動一系列貼心的托育、教保政策,讓政府成為家庭養育小孩的靠山。年輕人願意生,小孩能夠快樂成長,這是我最深切的責任與盼望。

對於生活在臺北的年輕人來說,除了因為開銷龐大而不敢生小孩之外,租不起有品質的房子是另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在我上任的時候,臺灣的房價是所得的 15 倍,這個數字是世界第一高。這意味著,一般家庭得不吃不喝15年,才能夠買得起房子。我想,在這樣扭曲的居住環境下,租屋市場的改革勢在必行。

這四年來,大規模興辦公共住宅不再只是選舉口號,而在我們的生活中真實發生。我後來終於知道為什麼以前的市長不願意真的下去蓋公宅,因為這是個吃力不討好的艱鉅任務。我承認,四年前估計的兩萬戶公宅興建,與實際狀況確實有落差,我們就好像在用跑百米的速度跑馬拉松。但正因為我們每一天都全力衝刺,才能無愧於心。同時,我們透過分級租金補貼、包租代管等方式,帶動臺灣居住文化的革新,讓居住正義不再只是遙遠的提案,而是落實在你我日常中的實際光景。

過去四年,嶄新的托育與居住文化正在臺北誕生;未來四年,在我們的努力之下,每個人將不會只是住得起,還是有溫度的與摯愛的親人們住在一起。

繼續閱讀

A|托育教保政策

找到適合的嬰孩托育場所,不再是件難事

找到適合的嬰孩托育場所,不再是件難事 ─
提供 0 - 2 歲嬰孩多元的托育選擇

臺北市雙薪家庭多,為了解決小孩無人照顧的問題,並確保幼兒教育品質,以及孩童受教機會的公平性,政府應該提供價格合宜、安全、地點平均分布的「社區化」多元托育服務選擇,包含:公辦民營托嬰中心(大公托)、社區公共托育家園(小家園)、合作托嬰中心及合作保母(居家保母)。另外,我們提供了一個媒合平台可以進行搜尋,對於符合標準的保母,我們會提供每月最高 8,500 元的補助,在臺北市請保母有機會萬元有找。

同時,為了穩定市場價格,我們提出友善托育補助制度,凡申請補助的父母,必須向社會局出示給付給私立托幼每月 2 萬 2,000 元以下、或給付給保母每月 1 萬 8,000 元以下的合作意向書;換言之,透過父母給業者壓力,讓北市的私幼與保母費用產生「凍漲」的效果,減輕父母生養負擔。

總歸來說,我們朝著創造雙贏的策略而努力-平穩市場價格,並減輕家長送托經濟壓力,提供一個年輕家庭也願生敢養的友善育兒環境。

今年年底前達成

20間大公托50間小家園

每個孩子都值得優質且平價的教保服務

每個孩子都值得優質且平價的教保服務 ─
增加 2 - 5 歲公共化幼兒園供應量

滿兩歲的孩子即將進入幼兒園,此階段的家長,最需要普及且經濟實惠的教保資源。因此,廣設「非營利幼兒園」是我們的重要策略。四年下來,營運中的非營利幼兒園累計有 21 間,收托 2,700 位小朋友,數量是六都第一。根據 2017 年調查,臺北市的非營利幼兒園滿意度高達 86.7%,完全不輸給公幼。一直到 2018 年底,我們預計達成 34 家非營利幼兒園,共計 167 班;未來非營利幼兒園將陸續成立,直到 111 學年度,我們目標達到 62 家,招生超過 7,000 名小朋友。

同時,我們會繼續把國中小的閒置空間,釋出給民間作為非營利幼兒園使用,再配合公共住宅興設,進行公立幼兒園增班,或鼓勵私幼轉型增設非營利幼兒園,或結合中央政策辦理準公共化幼兒園,期望在四年後達成公幼、私幼比例 7:3 的目標。

在公共化未達 7 成之前,我們採用補助政策陪伴家長共度難關,從今年 9 月開始,凡就讀私幼的三、四歲幼童學費補助,從每學期 2,543 元大幅提升至 1 萬 3,660 元。這個全臺最高的補助金額,就是希望能夠真的減輕家長的沉重負擔。

未來四年,達成公私幼7:3的目標

照顧孩子之餘,給自己一段喘息的時間

照顧孩子之餘,給自己一段喘息的時間 ─
定點臨托服務,當父母的神隊友

有很多全職照顧小孩的爸媽,有時候需要幾個小時的時間處理事情,或者忙碌之後需要一些喘息的空間,「臨時托育」的需求很明顯存在。除了居家保母及私立托嬰中心,政府還能做什麼緩解家長的壓力,是我們一直在思考的事。

今年 5 月,我們在文山區居家服務中心試辦第一個「定點托育服務」,提供家長每週一到週五、上午 9 點到下午 5 點的臨托服務,不但每小時僅酌收 200 元,托育空間的規劃更符合居家環境檢核的 40 項標準,托育人員也都是經過認證合格的保母。試辦至今,每天都有一到兩個小孩前來報到,成效不錯;今年年底前,會再展開另一處的臨托試辦。

如果反應不錯,我們會逐步在每區設立一間,讓所有有臨托需求的家長,生活中都有喘息的機會,小孩也可以得到安心、妥適的照顧。

未來四年

每個行政區都有臨時托育服務

照顧教保人員,才能確保教保品質

照顧教保人員,才能確保教保品質—
改善教保服務人員勞動條件

一直以來,私立幼兒園的教保服務人員流動率偏高,背後的主因是「工作環境條件不佳」。在幼兒園裡教保人員是與孩子關係最緊密的人,偏高的流動率會讓孩子缺乏安全依附對象,甚至對於語言、社會、感情方面的社會學習造成影響。簡單來說,在私幼當中教保人員面臨的血汗勞動環境,受害者不只是教保人員,更是每一個家庭。

未來,我們將帶頭推動托育教保服務人員的勞動條件提升,如基本薪資、休假制度、獎補制度與相關基本勞動福利,希望由公而私引領私部門跟進。特別針對私幼部分,我們也將透過跨局處整合,加強對於私幼的宣導與勞動現場的資訊掌握。快樂的勞動條件是營造友善育兒環境的基礎,這點我們銘記在心,將紮實執行。

由公而私引導改善私幼人員薪資UP!

B|住宅政策

新世代居住模式的想像與實踐

新世代居住模式的想像與實踐 ─
興辦公共住宅

「公共住宅」(公宅)就是由政府出資興建、只租不賣的社會住宅,以低於市場行情的租金提供給年輕人、社經地位弱勢族群居住,回歸居住的基本需求。在我們的努力之下,臺北市目前有32處、1萬2千戶公宅正在同步施工、規劃發包中;未來在臺北將有1萬9923戶公宅。我們在興建公宅時,有五個主要任務:首先,是保障人民的居住權;第二,帶動臺灣智慧建築產業;第三,將「循環經濟」的概念導入臺灣的住宅興建過程中;第四,形塑城市的美學;第五個,也是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創造新世代的居住文化。

儘管推動居住正義是大家的目標,但仍有部分市民對住家附近蓋公宅有疑慮。又因過去的設計規劃不當,公宅往往被當作「嫌惡設施」,引起周邊區民反彈。有鑑於此,我們在興建的同時,就將社區需求為納入考量,讓社會福利設施先行,希望公宅能成為鄰里的好厝邊。有別於過去一樓只做商場的設計,我們將部分空間拿來建置包括公共托嬰、非營利幼兒園、老人日照中心,以及社區居民活動中心等社福設施。並在興建公宅之前,與當地里長充分溝通,了解附近需要整修、補強的公共設施。如此一來,公宅蓋好了,也能支援鄰里與社區裡的社福設施需求,公宅反而成為周邊鄰里的「社會福利空間」。以前我們要尋找合適的空間落實社會福利或提供社會創新服務都很困難。後來,我發現求人不如求己,透過完整的規劃,直接在新蓋的公宅低樓層拿來做使用,就可以解決很多問題。

10%公宅作為社會創新服務的實驗室

未來,隨著愈來愈多公宅陸續興建完成,我們也將規劃10%的公宅(小規模基地或部分樓層)作為社會創新服務的實驗室,譬如與醫學中心合作,打造「健康老人宅」,提供銀髮族的遠距醫療服務;與智慧建築相關產業合作,提供一定比例的公宅變身「智慧社區」,引進電動車、公共租車平台、數位水電表等;此外,我們會嘗試推展新型態共享空間(如共同廚房、客廳、洗衣間),以及共同居住(非家庭型態、跨世代共居)的居住實驗,建構混合居住的共融居住模式。

回到公宅,不再只是休息;不但底下有育嬰、托老、社區中心,我們還委請專人協助美化社區或水溝清淤,更讓入住的青年能夠為社區提出一些想法,讓這新興的居住空間成為一個全新社會形態的的實驗場域,創造更多有創意的互動模式;提出概念並入選的青年,將被納入「青年創新回饋計畫」,不只不用抽籤即可入住公宅,市府還會挹注相關資源,幫忙實現理想中的社區新型態。我們不但要讓大家有房可住,更要能夠從過去被動的選擇房源、到現在主動創造住屋環境的可能,落實社區自我賦權,找回在這座城市生活應有的豐富想像。

這些對於公宅的規劃,絕非幻想,而是現實。在已經完工的健康公宅與興隆公宅,都能看到我們對於新世代居住模式想像的具體實踐。而既然公宅將陸續興建完成,我們也將持續統計、分析居住者的需求,循序漸進的讓公宅蓋得愈來愈好,能夠真正符合民眾的期待。

負擔不起的部分,交由我們來補貼

負擔不起的部分,交由我們來補貼 ─
落實租金分級補貼

我們認為應該要依照市民的需求給予相對應的資助,而不是齊頭式的發放。因此我們按照三個標準—民眾合理負擔、最適居住面積、家戶人口數,將補貼劃分成九宮格,九宮格中可以申請3,000到11,000元不等的租金補貼。我們同步納入每月住宅支出不超過家庭可支配所得三成等原則,依家庭所得、家戶人口數,擬定補貼額度。也就是說,收入低的住戶,他的租金補貼,比收入高的住戶租金補貼多;人口數多的家庭比人口數少的租金補貼高,針對不同負擔進行分級補貼,符合居住正義的價值。另外,過往只有兩個月的申請時間,今年開始我們嘗試加開第二次租金補助列車,讓有需要的民眾有再次申請的機會。

按照不同條件可申請

3,000-11,000元租金補貼

鼓勵房東釋出閒置空屋 ─
推動包租代管

我們透過調降包租代管房屋的地價稅與房屋稅,房屋稅從課徵1.5%來到1.2%,地價稅從10‰降到2‰,還有修屋補助和獎勵等優惠,讓房東願意將空屋投入市場。同時透過媒合業者,讓受租屋歧視的弱勢者不會再落於居住的網絡之外。

包租代管自開辦以來案例雖然不多,但是「小兵立大功」,今年5月斯文里都更要進行拆除,這個幾乎不可能的任務裡,包租代管發揮很大的功能,很多住在裡面的弱勢居民是臺北市民,卻不是土地所有權人,所以都發局跟社會局合作協助他們找房子住——這時包租代管制度便發揮了其作為落實居住正義中「補充方案」的效用。

未來,我們將向中央提出調整天花板租金的建議,取消每月簽約租金上限,讓各個房型的空屋都可以用合理的價格進到租屋市場。另外,執行「加值服務」行動方案,讓租賃雙方都能安心,並針對經濟弱勢家庭,贈送一至三件的再生家具,若有網路、電視安裝等生活問題,房客也可以向媒合業者提出諮詢。

包租代管的房屋稅從課徵

1.5%1.2%

地價稅從

10‰2‰

住得安全,永遠是第一要務 ─
拆除頂樓違建・安裝火災警報器・鼓勵自主檢查

過去,要在臺北找到一個舒服的住處並不容易,要在每個月可負擔的租金下找到房子就不錯了,根本沒辦法追求舒適,更別說是安全。因此,我們推出四大政策:首先,「226專案」拆除有公安疑慮的頂樓違建;第二,「住宅用火災警報器」(住警器)截至去年底,在臺北市的安裝普及率已經達56%;在今年1月底之前,因裝設住警器,讓市民避難成功的案例一共達120件;未來四年,我們要讓住警器的普及率達到九成以上。第三,「建築物自主維護檢查表」讓大家下載來檢視自己的住所環境是否安全,市府會派人協助檢查有問題的建築物。第四,「居家修繕補助」,補強老房子建築結構、居住環境,以及與「伊甸社會福利基金會」攜手推動「老人居家修繕補助」服務,協助弱勢長者進行居家安全簡易修繕及設置生活輔具。

未來四年,我們也將繼續積極執行這些政策,全方位確保每位市民的居住安全,讓任何憾事發生的可能性降到最低。

未來四年,火災警報器普及率達9成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