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轉臺灣政治文化,我們繼續深耕

柯文哲的政治文化政策

翻轉臺灣政治文化,我們繼續深耕

柯文哲的政治文化政策

四年前,我與競選團隊將那次選舉定義為「改變政治文化的社會運動」,我們不插旗子、不掛布條,在網路上公告選舉經費,並在選前一個月就自主停止募款。那次的經驗,讓臺北市民看見不一樣的選舉文化的實踐可能。最後能得到超過 85 萬市民的信任,我們始終心存感激,也時時提醒自己必定要盡力達成當初的承諾。

「開放政府、全民參與、公開透明、務實對話」是我致力推動的政治價值,也是這四年來我在臺北市政府工作堅持的核心信念。一路以來,我與市府團隊都秉持這份理念,進行臺北這座城市的改造之旅,讓公民參與從一種「例外狀態」變成「日常行為」,就是期望能讓臺北不僅是一個宜居的「城市空間」,也是開放給每位公民的友善「政治空間」。

這四年來,我致力在攸關人民利益定奪的部分要做到「公開透明」。我們開放四大委員會全程開放旁聽,並架設「臺北市政府開放資料平臺」,將法規、會議記錄上網公告,更重要的是我們規定首長必須公開行程。另外,市民可以使用 i-Voting 進行線上政策的討論與投票,藉由讓市民從單純反應市政問題到可以掌握政策論述的工具,我們成功協助「市民」成為「公民」,與政府就政策議題發想、討論可行性,或者尋求解決困境的辦法,落實「參與式民主」的精神。

改變政治文化沒有捷徑,這些年我們確實靠著彼此的共同堅持,為臺灣政治文化的改變邁出了第一步,而且是一大步。儘管前方還有漫漫長路要走,未來四年,我們會繼續深耕過去四年積累出微小卻紮實的成果,讓臺北真正成為「我們」共同治理、一同生活的共融城市空間。

繼續閱讀

「過去四年,我們讓傳統的政治文化改變成真;
 未來四年,一起讓這些進步的改變持續發生。」

走上第一線通對話是深化民主程序的第一步 ─
落實「公開透明」

開放政府的基礎是「資料公開」,這是公部門實踐誠信正直信念的基本要求。四年來,我們將會議記錄忠實公開上網,讓政府的每一項決策流程都受到人民的檢核及把關。同時,我們架設「公民參與網」,民眾可以在上面看到市政會議上相關的資料記錄。此外,市府內五大與空間發展有關、具實質審查權力的委員會,包含「都市計畫委員會」、「都市設計及土地開發許可審議委員會」、「都市更新及爭議處理審議會」、「環境影響評估審議委員會」,以及「文化資產審議委員會」等,在我上任後都可以旁聽會議,必要時也會錄音、錄影,甚至網路直播。

我們走在公開透明的道路上,無形中瓦解原本存在的弊端,協助市民更深入瞭解與監督我們的市政進度;同時,我們鼓勵市民給予我們反饋及建議,不斷檢討並調整施政方向。具體而言,大家可以在優化後的「臺北市政府開放資料平臺」網站,看到 18 個主題的相關統計數據與最新消息,含括從生育保健、出生及收養、求學及進修、求職及就業,退休、老年安養及生命禮儀等議題。這是我們堅持走上第一線與民眾報告我們市政進展,並願意積極接受指教與對話的證明。參與式民主的重點不在於成果如何,而是我們如何堅持公開透明、有效對話的「過程」。

5大具實質審查權力的委員會都開放旁聽

讓我們陪彼此走一段政策對話的路 ─
推動「參與式民主」機制

一座城市的「市民」變成「公民」,除了政治選舉與資料開放,落實「參與式民主」機制是我們必須要實踐的工程。因此,我們成立了「公民參與委員會」、「青年事務委員會」與「廉政透明委員會」,有計劃的將市民對於市政的意見與監督效力帶進市政之中。

「公民參與會議」最重要的意涵是落實「平等參政」,深化公民意見溝通的機制,而非僅在事件與議題層次上遊走。這四年來,臺北市的公民參與會議不僅透過案件或議題進行改善或促進溝通,更進一步的,聚焦於市政執行「機制」的通盤思考與討論。譬如,市政開放資料規範作業規劃、參與式預算的機制檢討,以及 i-Voting 系統的優化,都是企圖在技術層面上進行改善後,進一步將「全民參與市政」推展為融入日常的文化。

自 2015 年「公民參與」機制導入之後,透過公開遴選與各推薦名單選出的公民參與委員及相關的機制,包含「公民咖啡館」等平臺,讓臺北市民的期待與聲音成為臺北市城市治理的主旋律。換句話說,公民參與所翻轉的,不只是業務的切入點改以市民意見為本;更重要的,它翻轉了臺北市的政治文化。

我們推動的「公民參與」,涵蓋了靜態的數據資訊到動態的政策溝通,甚至是預算的運用。在這過程中,市政府的同仁也逐漸意識到自身身分的雙重性意識:「政策的執行者」與「公民」。這份意識的喚醒,有助於公務員願意走出政府大樓與市民互動。交流的過程中意識到自己是這座城市的一員,這些執行的政策正在塑造自己的城市生活。

就像是今年年初動物園是否要休園兩週的 i-Voting 一上線開放投票後,我們收到許多民眾質疑這種早就知道答案的提案為何需要投票。但參與式民主的核心不只是「結果」,更重要的是「過程」。對於臺北市政府與木柵動物園來說,這是第一次公務員拿著自己的提案,走上前線與民眾對話,希望贏得民眾支持。市府與動物園夥伴們必須花費心力製作說帖,親自上火線民眾說明「休園的意義與必要性」何在。因此,民眾將藉由一系列的「溝通過程」更加了解政策內涵;同時,動物園夥伴也能通過政策遊說的程序,審視政策本身是否有修正與調整的空間。這項成就是無法從 i-Voting 的得票數顯現出來,但我們很清楚,臺北市的公務機關與市民的關係正在慢慢轉變,變得越來越平等,越來越能務實對話,聚焦市政。

成立

公民參與委員會、青年事務委員會、廉政透明委員會

翻轉「城市空間」與「政治空間」,實現我們的臺北藍圖 ─
「公私合力」帶來的紮實成果

讓我們想像一個場景——當一個城市的公民參與已經深化,城市裡的住民習慣與公部門坐在同一張桌子上談論市政,共同擬定城市發展的策略將不再是曇花一現的「破例」,而是生活的一部分。這,就是我對於臺北未來的期待。

「公民參與」的目的並非在於顛覆代議政治;相反的,其目的在於修正代議政治常見的菁英文化與資訊壟斷現象,促進人民與公部門之間的良性交流。透過不同利益團體、社群與公私部門間的「務實對話」,進一步尋求有共識的策略,並一起「行動」,這樣進步的做法將會引領整座城市將會往更進步的方向前進。

在此刻的臺北,政治已經不那麼令人反感,卻仍然讓人有些缺乏信賴。而公民參與的進場與全面落實,在未來四年,依然會是臺北翻轉政治文化的主要戰略。有一天,在那張名為「公民參與」的桌子上,會有許許多多的人,他們來自各種不同的族群、職業與原鄉,坐在一起,規劃臺北的未來。我們已在半路上,在四年之內,我們有信心,嶄新的政治文化將獲得更全面的落實。

公民參與從破例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