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與你好好到老

柯文哲的銀髮醫療照護政策

臺北與你好好到老

柯文哲的銀髮醫療照護政策

到了這個年紀,身邊常有老朋友跟我說,退休後未知的生活讓他們莫名的焦慮。正因為我們是同代人,同樣經歷過經濟起飛的榮景,同樣在意下一代的生活,他們心裡的煩惱,也是我常常在思考的問題。

關於我們是怎樣的一代人,我想,我可以自信的跟同輩說:「我們是勇敢且踏實的一代,未來的人生,我們一起走下去。」

三年前,我停止不分貧富通通發放的「重陽敬老金」,很多人因此認為「柯文哲不重視老年人」。但我想說,基於我的醫學專業,以及我對同輩、長輩們的掛心,才決定以更完整的老年照護與醫療服務,取代一次性發放的敬老金。因此,我秉持著從醫多年的專業,開始針對不同生命階段長者的需求,以「社區化」為方向,規劃了全面性的照護與醫療方針,舉凡建立「老人共餐據點」、啟動「石頭湯計畫」、設置「日間照顧中心」、補助「65歲以上老人全面施打肺炎鏈球菌疫苗」、提供更便利的「敬老愛心卡」等都是已經看得見成果的具體作為。

未來四年,我們將延續社區化照護與醫療的大方向,讓老年人活得更好、更快樂。我們奮鬥了大半輩子,後半段的人生應該要是安心且幸福的,我一定會持續努力,讓我們帶著這一代人的榮耀,一起好好到老。

繼續閱讀

變老,可以是件幸福的事

變老,可以是件幸福的事 ─
延長健康、亞健康長者的健康時間

退休不代表失去社會身分,相反的,它意味著人生即將進入下一個與城市空間的嶄新互動階段。對於跟我一樣身體硬朗的長者,我主張「活躍老化」,比如,「田園城市」的植物栽種、採收這類活動對健康有活力的退休人口有體力與精神上的療癒效果。

人從「健康」步入「老化」、甚至「患病」的過程多數較為漫長,醫學上有個名詞叫做「亞健康」,指的是一種過渡階段。亞健康的人們在身體、心理上沒有疾病,但主觀上卻有一些不適的症狀表現和心理體驗。這是一個關鍵的生命階段,如果處理得好,身體很可能轉回健康;反之,則會進入患病階段。處於這個階段的長者,應該鼓勵他們多多走出家門,建立自己的人際網絡,在相互扶持、照顧的狀況下,身體才能健康。

另外,我們提供設籍臺北市的65歲以上長者免費施打肺炎鏈球菌疫苗,預防疾病,再搭配每月480點的「敬老愛心卡」鼓勵長者出外走走,雙管齊下,讓長者從內到外都保持健康,避免走入患病階段。

對我來說,以「社區」為核心單位,讓長者能健康「在地養老」是我們的願景。我們目前已經建立325個「老人共餐」據點。共餐重點不在於一起吃飯,而是藉由一起吃飯與鄰居產生連結,由社區帶動出「社群」並且開設課程、進行醫療診斷與衛教,目標是臺北市「里里有共餐」,讓長者享受社區樂齡生活,彼此扶持,相互照應。

避免意外發生,打造安全的獨居生活

避免意外發生,打造安全的獨居生活 ─
到宅服務與防跌倒計畫

從醫生的專業角度來看,老人家最怕的威脅有兩個:一個是跌倒,另一個是生病。經過統計,老人的意外事件當中有72%的原因是跌倒。從去年開始,我們開始與「伊甸基金會」合作,協助檢視老人居家安全,遇到問題,只要一通電話,專業人士就會前來查看,並且解決問題;針對低收入戶,我們還另外補助八萬元,供他們進行簡易修繕,如裝設安全扶手、防滑措施等。我認為,健康的身體要先從「不倒翁」做起,特別是獨居的長者,如此一來患病、甚至致死的機率一定也會大幅降低。

低收入戶補助80,000

長者活得安心,照顧者也能放心

長者活得安心,照顧者也能放心 ─
日間照顧中心與石頭湯計畫

家中若有失能、失智的長者,年輕人在上班之前可以將長者暫時託付「日間照顧中心」(日照中心),下班再帶回家。日照中心是以小規模、生活環境家庭化、照顧服務個別化的方式來照顧長者,當中有進一步的醫療照護、社工支援、認知課程等,培養長者自助能力,避免過度照顧反倒加速退化。臺北市目前12個行政區「區區有日照」,數量已達18間,未來我們會持續透過自行購地新建、爭取市府餘裕空間及公共住宅低層樓空間等方式擴點,預計未來四年內將再開辦15間日照中心。

更重要的,是我們的社區醫療長照整合服務:「石頭湯計畫」。「石頭湯」的概念源自於寓意「團結力量大」的兒童繪本《石頭湯》,我將「整合各種資源」的概念導入長照當中,將各類型長者所需的不同照顧需求,透過社區中的「個案管理員」整合,而不是要老人自己到處尋找協助,也就是所謂的「化被動為主動」。具有社工與護理背景的個案管理員,就像是石頭湯故事中的士兵,把各項需求統合,客製化、即時化的服務每位長者。未來我們會繼續擴點,讓長照紮根社區,不必將長者送到安養機構,讓每位長者盡可能在自己熟悉的環境與社區中平安終老。

預計未來四年再開辦15間日照中心

度過好好餘生,與這世界好好告別

度過好好餘生,與這世界好好告別 ─
居家安寧療護

過去我是一個急重症醫生,歷經了許多生死離別,讓我領悟到:每一個生命,都有善終的權利——這是每一位醫師都要修習的生死學分,也是人類面對世界的謙卑,以及給病人最後的一份愛。於是,我與臺北市立聯合醫院總院長黃勝堅醫師決定開始推動「急重症安寧療護」,讓重症病患有尊嚴的走完人生最後一段路。

在家人的陪伴下安詳的在家過世,不應該是個無法達成的夢想。如果連公家醫院都不做,就沒有人願意做,兩年前,臺北市立聯合醫院開始推動「居家安寧」服務,讓醫護人員走出白色巨塔,親自到病人家裡服務,讓臨終的長者在熟悉的地方與最熟悉的人道別,為安寧療護提供了另一種選擇。未來,我們也將持續協助推動居家安寧療護,讓長者在人生的最後一刻,能夠回到自己待了大半輩子的地方安然的做最後的告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