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是我們給孩子最重要的禮物

柯文哲的教育政策

教育,是我們給孩子最重要的禮物

柯文哲的教育政策

在我那個年代,不是每個孩子都可以有辦法順利升學至大學,也不是每個孩子都可以從學習中更深刻認識自己,體驗知識帶來的美好。儘管現在的孩子大多都可以念到大學,然而,教育的內容始終需要走向精緻、適性,並且符合平等精神。

同時,教學內容將會大幅度決定這個社會的走向與未來的形狀。傳統的「智識教育」其實只是學習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培育孩子發展出自己的觀點與思路,以及生存的技能。這也是我在四年前喊出「實驗教育」新政,以及在過去四年積極發展「智慧雲端教學系統」的原因。

一個健全與開放的社會最重要的基礎是平等與尊重。因此,在我們的教育規劃中,面對差異、落實平權是重要的原則。無論是多元族群,還是身心狀況較為特殊的孩子,都應該擁抱自我的特質,並享有友善的學習空間。營造一個「共融」的學習環境,是地方政府的責任;讓孩子愉快成長,認同自身的與眾不同,並能友善平等看待社會中每個與眾不同的個體,是我們大人應該要肩負起的任務。

教育是我們嚴肅卻甜蜜的責任。以地方政府而言,我們在孩子呱呱落地之後便承接起進場協助家庭養育孩子的角色。從托育幼保資源公共化到小學、中學教育,我們承接起孩子 0 到 18 歲的教育想像,特別是 7 到 18 歲的學齡教育。過去四年,我們致力於教育資源的平等化及推動新型態的教育;未來四年,我們會繼續努力,讓孩子成為比我們更進步、能讓社會變得更好的大人。

繼續閱讀

讓學習翻過圍牆、翻轉階級

讓學習翻過圍牆、翻轉階級 ─
實施「智慧教育」

智慧教育講究的不是展現教育技術的革新,而是運用網路雲端服務,讓教育資源可以明確落到臺北市每一個學齡孩子的手上,特別是那些社會處境較為弱勢的孩子。比如社子島的富安國小,以前和市中心的小學相比資源較少,但現在,他們成為全臺北市第一所三年級以上的小朋友都有平板電腦的小學。

這就是我們的「一生一平板」計畫——給所有的學生一人一臺行動載具,透過校園 E 化後的免費光纖網路,把國小、國中、高中所有的課程拍成影片放在網路上免費觀看。這項計畫涵蓋了三個面向:平板與網路設施建置、智慧學習教室,以及符合適性需求的線上與線下課程設計。

我們的「臺北酷課雲」與「智慧教育設計」,讓學習不再只有一種模式。它協助沒有資源課外補習的孩子,透過政府資源,習得自己想要學習的知識與能力,同時也讓孩子在教學現場遇到挫折時,可以伸出手便取得補強的資源。

教育是社會階層流動的動力,藉著「網路人權」的建立,才能確保人人有平等學習的權利。這不只是花錢建立網路、硬體、軟體而已,背後的大戰略是希望透過政府的力量,為貧窮家庭的孩子留下最後的翻身機會。這是我們智慧教育的目標,也是我們企圖達成教育平權的一大工程。

臺北酷課雲、智慧教育設計

協助沒有資源課外補習的孩子

將學習的主導權還給學生

將學習的主導權還給學生 ─
推動「實驗教育」

實驗教育大抵分為「學校型實驗教育」與「非學校型實驗教育」。在臺北甚至是臺灣,非學校型的實驗教育是由民間引領政府展開改革。這幾年,我們在「非學校型實驗教育」最具代表性的發展是設在寶藏巖藝術村的「臺北影視音實驗教育機構」——它是一所培育音樂、展演、視覺技術暨行政人才的非學校實驗教育機構,由臺北市文化局與臺北市文化基金會共同創辦,招募國中畢業生加入我們的學習團隊。我們在這間學校有許多創舉:一學年採四學季,避免暑假太長而導致學習中斷,期間安排行動學習和海外旅行,拓展經驗和視野;學生透過「選修課程」、「自組社團」、「自主學習時間」和「業界見習和實習」,創造自己的專屬課表;甚至,我們不以考試成績衡量學習表現,而是透過師生溝通的質性評量,瞭解學生的學習進度和成果。而在過去一學年,我們從一間非學校實驗教育機構,成長至七間。

同時,我們在「學校型實驗教育」方面有突破性的發展。我們在通過《臺北市指定市立學校辦理學校型態實驗教育辦法》後,以學校為範圍,展開教育的整合性實驗,像是臺北市和平實驗國小就是我們這幾年最具代表性的公辦公營實驗國小。它不再是一個既有體制下的「教育實驗」,而是以全新的教育思維進行的「實驗教育」。

下一個四年,我們會有節奏地擴大實驗教育版圖,並同時持續優化我們的實驗教育設計。在體制內,我們會全權負責;在體制外,讓政府可以盡可能提供服務與資源的支持,這是我一直以來堅持的方向。

未來四年,我們會有節奏地擴大實驗教育版圖

培養感知「美」的能力

培養感知「美」的能力 ─
涵蓋平權、共融內涵的美感教育

「美感教育」,不僅是關於「美學」的教育,更是對於生活周遭環境「美」的感受能力。因此,無論在校園內,還是校園外,我們將推動有三大計畫:共融式教育方針、平權教育,與美感課程設計。

「共融式教育方針」立基在我們不希望孩子在看見彼此的差異之後,選擇轉頭就走;相反的,我們希望他們能夠被引導,學習看見差異後,仍舊喜歡自己,並看見他人的美好。因此,我們預計將在有特教生的國小校園引進「共融式遊戲場」。同時,我們以「臺北市青年事務委員會」協力教育局,共同在國、中小學推動跨主題課程「小公民養成術」,讓孩子自己學習提案,並由老師引導學生研究校園、社區的公共議題,並策劃改進策略,培養社會參與的精神及人文素養。

「平權教育」則關乎多元性別、族群與身心狀況的相互尊重。我始終相信,平權教育應該從小做起。我們不但逐步在校園推動多元性別與身心障礙友善空間,也提供相關教材讓孩子認識到這社會本就存在許多不同的生命樣貌。看見這個社會的多元樣貌,並學習相互尊重,是教育相當重要的一環,而平權教育,將能讓孩子以更寬闊的心面對接下來的人生,體會這世界的豐富多彩。

「美感課程設計」要讓美學課程不僅停留在「美術課」與「音樂課」,將美感課程延伸為「培養孩子的美感意識」,甚至是感知及洞察問題的能力。我認為,生活中的許多元素都可以成為孩子培養美感意識的素材。我們規劃在國小到高中職的課程設計中,爭取更多空間,讓孩子可以一起定時走入博物館、美術館等公共藝術空間,甚至練習在校園或社區內自己策劃屬於自己的小型展覽。此外,我們也會在教學型態上著手,讓孩子有機會用理性科學的方式「養成」美感,並學習在生活中如何「探索」與「運用」美感。

美感課程延伸為培養孩子的美感意識

從小培養宏觀的視野

從小培養宏觀的視野 ─
鼓勵「國際化教育」

在我上任之後,一改過去「教科書式英文」的教法,開始推行所謂的「雙語教育」,透過臺籍老師與外籍老師的搭配,增加學習環境的樂趣,讓大家不僅會讀、會寫,也要會聽、會說。不少老師跟家長都反映說成效很不錯,所以我們決定繼續擴大雙語教育的範圍,慢慢把這樣的教學模式導入更多臺北市學校當中。

除了英語教育之外,我們也希望孩子能夠擁抱自己的出身,並有學習家族語言與文化的空間。因此,我們會在求學過程中鼓勵來自東南亞與東北亞國家、以及原住民或是客家族群的孩子學習自己的家族語言與文化。這項計畫有賴公私協力,並需要臺北市的原住民委員會與客家事務委員會等專門文化事務單位協力投入。儘管它不會形成必修教育課程,但我們期許在將資源準備好後,鼓勵孩子學習自己的文化,成為自己的文化使者。

同時,我們也致力讓擁有外語能力的孩子有更多與國際交流的機會。這幾年,臺灣已經成為日本中學生「修學旅行」的首選,臺北市更是最受日本學生歡迎的地方。從 2009 年至 2016 年,日本公私立高等學校至臺灣辦理海外修學旅行之校數從 71 校增加到 386 校,人數則是每年從一萬出頭增加至四萬多人。

推動多元語言教育、修學旅行,都是希望增加孩子接觸和認識世界的機會。未來四年,我們會繼續努力。當孩子從小就擁有宏觀的視野,未來的人生將會有更多可能。這是我們給予孩子一輩子最重要的禮物。

推動多元語言教育、修學旅行